• 网站首页
  • 国内
  • 国际
  • 产业
  • 宏观
  • 公司
  • 体育
  • 评论
  • 人物
  • 投资理财
  • 通宝棋牌斗牛海通宏观:通胀短期存在结构性压

    发布时间: 2019-11-30 21:00首页:主页 > 宏观 > 阅读()
    总结来说,一方面,当前猪价创新高,导致通胀短期存在结构性压力。供给紧缩的确会引发价格上涨,但能否变成全面的通胀,还与总需求和货币环境有关。如果短期不叠加过度的刺激、不引发通胀预期恶化,那么扩散为全面通胀的风险就不大。另一方面,明年三季度之后如果猪价同比回落,通缩的概率也不高,更可能是温和通胀。由于经济短期出现企稳迹象、而社融增速已连续三个季度企稳,意味着后续经济大幅失速的概率也不高,因而猪价影响减退后,明年通缩的概率也十分有限。我们预计,PPI同比将于明年1-2季度转正,CPI同比在明年4季度回落后,也仍将处在2%附近的温和位置   中国经历过的胀。我国90年代中期以前的胀存在经济供需和体制过渡等多重因素,2000年以后又经历过三轮CPI同比5%以上的胀时期。2004年:短暂但全面的高通胀。04年的高通胀CPI和PPI同步上行,但持续时间相对短暂。03年11月起我国CPI同比快速走高,到04年6月已达5%,但当时CPI在5%及以上的区间仅持续4个月,04年11月就回到3%以下。非食品CPI和PPI的持续回升是高通胀形成的基础,前期投资过度,导致经济整体需求过热;而食品价格大幅波动促成CPI的快速冲高,供需失衡使得03年末-04年的粮价、猪价同步暴涨,促使CPI快速升破5%。2007年:持续攀升又戛然而止。07年的高通胀持续时间长达一年,而后又因金融危机冲击物价由升转降。这一轮的高通胀成因是多方面的。首先,与04年的经济环境类似,07年我国也处在总需求上行的阶段。其次,食品大幅涨价,06年下半年猪周期开始上行,蓝耳病进一步推升猪价,同时鲜菜也持续涨价,08年初叠加春节和冰雪灾害,菜价同比一度达到47%。此外,当时还面临劳动力和资源品成本推升的压力。最终,08年次贷危机引发全球经济放缓,我国外需也受拖累,高通胀随即结束,并在随后演变成了通缩。2011年:大规模刺激的后遗症。11年的高通胀起步于2010年,CPI同比在5%以上的高位维持了8个月,且呈现全面高通胀的特征,PPI也明显上行。成因主要是前期货币超发、投资刺激,虽然使得经济较快地从危机后的低谷走出,但同时也进一步演变为过热,推动了物价的全面上行。2010-2011年国际油价大幅上涨,进一步增加了通胀压力。而国内外流动性的宽松不仅影响工业品价格,也助推了食品价格,导致国内外粮食价格大幅上涨   本轮通胀与历史的异同。猪周期均出现,本轮猪价新高。历史上CPI的高通胀往往伴随着猪周期上行出现,今年10月猪肉CPI同比67%,对通胀形成了不小的压力。但未来如果猪价重新回落,高通胀也将难持续,今年10月能繁母猪存栏环比出现正增长,预示着明年3季度猪肉供给紧张的局面可能得到缓解,预计明年4季度CPI同比有望回到3%以下。宏观环境差异,需求货币偏弱。本轮通胀走高的宏观环境与之前三轮存在明显的差异。之前三轮高通胀时期(2004、2007、2011年)我国都处在总需求扩张甚至过热的阶段,GDP增速明显上行,并且背后也都能看到货币刺激的影子,03年、05年、09年M2同比都达到过阶段性高位。但今年以来通胀快速上行,宏观环境却是呈现经济增速逐季放缓、货币增速保持平稳的特征。未见全面上涨,物价走势分化。当前的物价上涨呈现结构性特征,而非之前三轮的全面通胀。这种结构性的涨价,与16年PPI、通宝棋牌斗牛CPI的分化存在相似之处,但由于总需求偏弱,尽管当时PPI同比提高了13个百分点以上,但非食品CPI同比同期仅上升了1.6个百分点,远不及之前几轮的涨幅,物价传导有限,没有形成全面的高通胀   短期结构压力,未来不会通缩。总结来说,一方面,当前猪价创新高,导致通胀短期存在结构性压力。供给紧缩的确会引发价格上涨,但能否变成全面的通胀,还与总需求和货币环境有关。如果短期不叠加过度的刺激、不引发通胀预期恶化,那么扩散为全面通胀的风险就不大。另一方面,明年三季度之后如果猪价同比回落,通缩的概率也不高,更可能是温和通胀。由于经济短期出现企稳迹象、而社融增速已连续三个季度企稳,意味着后续经济大幅失速的概率也不高,因而猪价影响减退后,明年通缩的概率也十分有限。我们预计,PPI同比将于明年1-2季度转正,CPI同比在明年4季度回落后,也仍将处在2%附近的温和位置   90年代中期以前的高通胀存在经济供需和体制过渡等多重因素。80年代到90年代初,国内物价从管制转向放开,叠加信贷投放和固定投资过热冲击,出现过几轮高通胀。1985、1988、1994年CPI同比分别达到9.3%、18.8%和24.1%。而随着经济体制逐渐完成过渡、价格放开基本完成,95年之后CPI同比持续回落到正常区间   此后在2004年、2007-2008年、2011年我国又经历了三轮CPI同比5%以上的高通胀时期,这三个阶段PPI也都出现了较大的涨幅,此外,在2016年PPI出现了大幅攀升,但同期的CPI维持低位,呈现分化态势   2004年的高通胀表现为CPI和PPI同步上行,但持续时间相对短暂。03年11月起我国CPI同比快速走高,并连续三个月升破3%,04年3月后CPI再度加速上涨,同年6月同比达5%。但这次高通胀来得快、去得也快,CPI在5%及以上的区间仅持续4个月,同年11月就回落到3%以下   04年非食品CPI和PPI的持续回升是高通胀形成的基础,而食品价格大幅波动促成了通胀的快速冲高。随着经济从02年的通缩中走出,PPI 与非食品CPI同比早在03年初就进入上行通道,整体通胀持续回升。而03年4季度食品CPI开始加速上涨,04年4-10月同比高达10%以上,推升整体通胀。04年10月之后,随着食品价格回落,虽然非食品价格仍保持稳定,但整体CPI同比也回到了3%以下的温和区间   从成因来看,一方面,前期投资过度推升了整体通胀水平。由于接连遭遇02年的通缩和03年的“非典”,国内政策刺激力度加大。但后续出现了货币投放过多的问题,从02年初到03年末,我国M2余额同比从13%大幅上升到20%,而M2/GDP也从140%提高到160%。同时,固定资产投资也产生过热的迹象,03和04年固定资产投资名义增速同比保持在28%附近,创下94年之后的新高   前期的货币超发使通胀大幅上行具备了条件,投资过热则直接拉动了上游商品价格。当时国内经济过热,叠加原油、铁矿石等进口大宗商品也在持续涨价,内外部因素共同对下游价格产生传导,因而PPI和非食品CPI持续回升   另一方面,食品价格还受到粮食价格暴涨的推动,是导致当时CPI快速突破5%的催化剂。1999年开始我国粮食总产量连续3年下降,03年产量进一步下滑,导致粮食供求关系趋于紧张,03年11月CPI粮食分项开始快速上涨,04年一度突破30%。此外,猪价也恰逢上行周期,CPI畜肉分项同样在03年下半年后大幅上行,因而粮价和猪价共振,对应的CPI分项同比分别一度高达30%和20%以上,大幅推升了食品价格   2007年的高通胀持续时间长达一年,而后又因金融危机冲击戛然而止、由升转降。07年底CPI同比达6.5%,到08年2月叠加春节因素,CPI同比高达8.7%,并且随后在8%的水平维持了三个月才重新回落。这一轮高通胀CPI同比高于的5%的时间持续了大约1年。结构上,食品涨幅较大而非食品涨幅相对有限   07-08年高通胀的成因是多方面的。首先,与04年的经济环境类似,07年我国也处在总需求上行的阶段。该轮通胀从07年初开始攀升,而GDP实际同比从06年三季度的12.2%持续上行到07年二季度的15.0%,投资增速则是从06年初的20%左右开始持续上升到08年中的35%   其次,这一轮通胀中,食品价格的贡献也很大。06年下半年新一轮猪周期开始上行,而蓝耳病爆发进一步推升猪肉价格, CPI猪肉分项同比到07年中飙升到80%,08年初仍在60%以上,远高于之后两轮猪周期涨幅。同时,鲜菜也持续涨价,CPI鲜菜分项同比在07年末接近30%,08年初叠加春节和冰雪灾害,菜价同比一度达到47%,共同推升食品CPI同比在当时上升至20%以上   此外,当时物价还面临着各类成本推升的压力。07年国内就业人员工资同比从06年的15%左右提高到20%附近、国内资源性产品价格改革持续推进,先后推动了07-08年劳动力和资源品成本的上行,而同期国际大宗商品、粮食价格普遍上涨,又形成了输入性的通胀压力   最终这场高通胀在金融危机的拖累中结束。随着08年次贷危机导致美国经济陷入衰退,全球需求整体回落,08年7月之后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跌,而国内生产受外需萎缩而拖累,经济从过热状态放缓,物价也从快速上涨转为急剧回落,通胀压力消失,并很快变成了通缩   2011年的高通胀起步于2010年,且呈现全面高通胀的特征。2010年5月CPI同比上行破3%,到2010年下半年通胀加速上行,到2011年的3月-10月CPI同比在5%以上的高位维持了8个月。而这一轮高通胀体现为各项物价全面走高,CPI方面,食品和非食品分项同步上行,2011年中两者同比分别升至14.8%和3.0%,同时PPI也明显上行,2011年全年同比达6%   此次高通胀的成因,主要是前期货币超发、投资刺激导致经济过热。08年金融危机之后,“4万亿”计划推出、货币转向大幅放松。广义货币M2增速从08年底的18%左右飙升到09年的接近30%,到2010年底仍有20%。而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则在09年飙升到30%。刺激政策使得经济得以较快地从危机后的低谷走出,但同时却进一步演变为过热,因而推动了物价的全面上行   而2010-2011年国际油价大幅上涨,进一步增加了通胀压力。08年危机后全球主要经济体都采取了宽松的货币政策,使得全球流动性同样相对过剩,而随着09年之后全球经济逐渐从危机中走出,需求开始复苏推升国际油价。2010年原油价格从70美元/桶附近上涨到90美元/桶,到2011年国际油价已升至110美元/桶,因而国际油价对国内的PPI以及非食品CPI增加了通胀压力   国内外流动性的宽松不仅影响工业品价格,也助推了食品价格。这一轮通胀同样有猪周期的贡献,2010年中到2011年中,猪肉价格从15元/千克翻番到30元/千克。而同时国内外的粮食价格明显上涨加剧了通胀压力。2010年下半年开始,全球粮食产量下降、美元走弱、投机资金炒作等因素导致国际粮价大涨,2010年国际小麦价格涨幅接近80%。而流动性过剩的环境下,同时期的国内粮食也出现了明显的涨价,CPI粮食分项同比一度高达15%   本轮通胀上行与历史上三轮高通胀的相似点在于同样都有猪周期的贡献。CPI的高通胀往往伴随着猪周期出现,2004、2007、2011年三轮高通胀时期,都处在猪周期上行阶段,畜肉CPI同比分别达到过22%、49%和29%。而今年10月猪肉CPI同比已达67%,也对通胀形成了不小的压力   如果未来猪周期重新回落,带动食品价格涨幅放缓,高通胀将难持续。结合历史可以发现,非食品涨价虽然也推升CPI,但幅度有限,要让CPI从3%进一步上升到5%,通常都是食品价格贡献,例如04年CPI非食品分项原本就持续上行,但CPI同比破5%主要还是粮价和猪价带动,后来粮价、猪价双双回落,CPI同比也回到了5%以下   通常能繁母猪怀孕要4个月、育肥猪出栏要6个月,因而能繁母猪存栏一般领先猪价10-12个月。10月能繁母猪存栏环比出现了正增长、同比跌幅略降,意味着2020年3季度猪肉供给紧张可能得到缓解,而今年8月猪价大幅走高,基数抬升,那么预计明年4季度开始CPI同比也有望回到3%以下   首先是宏观经济所处的位置不同。之前的三轮高通胀时期(2004、2007、2011年)我国都处在总需求扩张甚至过热的阶段,03年2季度至04年2季度,GDP实际同比从9.1%升至11.6%,提高了2.5个百分点,06年3季度至07年2季度,GDP实际同比从12.2%升至15%,提高了2.8个百分点,而考虑到危机冲击导致的低基数扰动,10-11年经济增速虽然不及09年末,但其实也是处在危机后的复苏中   其次是货币环境也不同。这三轮总需求扩张时期,背后都能看到货币刺激的影子。03年、05年、09年M2同比增速分别达到过22%、18%、30%,都是阶段性高点,反映在通胀走高之前货币供给量都经历过明显的上升   但今年以来通胀快速上行,宏观环境却是呈现经济放缓、货币增速平稳的特征。18年初以来实际GDP增速就从6.8%逐季放缓至19年3季度的6.0%,与之前几轮高通胀经济复苏甚至过热的表现截然相反,而M2同比不仅未上升,反而在17年大幅回落,18年以来基本稳定在8%附近   当前的物价上涨呈现结构性特征,而非之前三轮的全面通胀。前三轮的通胀中,CPI食品与非食品分项共同上行,食品除了猪肉涨价,粮食价格也都出现上涨,非食品分项则伴随PPI同步走高。而目前的通胀主要是肉类价格推动的结构性物价上涨,到19年10月CPI畜肉和食品分项同比分别升至66.8%和15.5%,CPI非食品分项和PPI同比则处在0.9%和-1.6%的低位   这种结构性的涨价,有别于前面提到的三轮高通胀,但与16年PPI、CPI的分化存在相似之处。15年底去产能推动国内上游资源品供给收缩,相应工业品价格大幅上行。从15年末开始PPI环比跌幅收窄,16年3月转正,并在此后开始出现了11个月PPI环比正增长,PPI同比也从15年末的-5.9%回升到17年初的7.8%。但在PPI大幅上行的同时,16年CPI基本维持在2%附近的偏低位置,17年春节高点也才2.5%   在总需求偏弱的情况下,物价传导有限,16年没有形成全面高通胀。通常来说,上游的资源品和工业品涨价会向下游的消费品传导,PPI同比和非食品CPI同比历史上也都是同步变化。但由于总需求偏弱,尽管当时PPI同比提高了13个百分点以上,但非食品CPI同比同期仅上升了1.6个百分点,远不及之前几轮的涨幅。而16年下半年开始猪周期见顶回落、粮食价格低位,拖累食品价格走低,进一步抑制了CPI的走势   总结来说,一方面,当前猪价创新高,导致通胀短期存在结构性压力。当前的物价走势与16年存在相似之处,当时需求同样偏弱,上游供给收缩导致PPI上行、但向CPI传导有限,这次则换成了猪肉供给不足推升CPI、而PPI处在低位。从历史来看,供给紧缩的确会引发价格上涨,但能否变成全面的通胀,还与总需求和货币环境有关。如果短期不叠加过度的刺激、不引发通胀预期恶化,那么扩散为全面通胀的风险就不大   另一方面,明年三季度之后如果猪价同比增速回落,通缩的概率也不高,更可能是温和通胀。由于经济短期出现企稳迹象、而社融增速已连续三个季度企稳,意味着后续经济大幅失速的概率也不高,因而猪价影响减退后,明年通缩的概率也十分有限。我们预计,PPI同比将于明年1-2季度转正,CPI同比在明年4季度回落后,也仍将处在2%附近的温和位置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券商“打中”浙商银行近200万股 首日浮盈不足6万元最低账户仅1368元   券商“打中”浙商银行近200万股 首日浮盈不足6万元最低账户仅1368元   40000亿!马云“杀回香港”!一出手就打败腾讯 成为港股之王!九大看点全解读   王石突然刷屏!吐槽王思聪,同情世界首富,更泄密万科业绩!网友炸了

    相关推荐: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广告
    广告

    网站首页 - 国内 - 国际 - 产业 - 宏观 - 公司 - 体育 - 评论 - 人物 - 投资理财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联系客服QQ:379144319 官方微信:weixin8888 服务热线:weixin8888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通宝棋牌游戏官方版—注册平台 通宝棋牌游戏官方版—注册平台 通宝棋牌游戏官方版—注册平台 通宝棋牌游戏官方版—注册平台 通宝棋牌游戏官方版—注册平台

    Copyright © 2002-2019 通宝财经新闻资讯网 版权所有网站Sitemap|导航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