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国内
  • 国际
  • 产业
  • 宏观
  • 公司
  • 体育
  • 评论
  • 人物
  • 投资理财
  • 投资风评被打回原形的风险投资人|真实故事

    发布时间: 2020-01-08 01:43首页:主页 > 评论 > 阅读()
    “呼噜打这么响,还让不让人睡! ”妻子阿溪的燥郁症又犯了。 阿奋猛然惊醒,闷声胡乱裹好衣服,一溜小跑逃进地库的奥迪A4里避难   丢掉风险投资经理的工作已经一年半了。 年届三十八岁,阿奋的状态每况愈下,常年憋尿导致的尿路感染的老毛病一直没治利索。 长期不运动身材越发虚胖,添了打呼噜的新毛病。 祸不单行,他怀疑自己可能还得了“言语刺激型精神障碍”。 有些关键词他很抗拒,听不得看不得,比如他最忌讳别人问自己“最近怎么样? ”一旦听到,仿佛百爪挠心,呼吸都要暂停   “奋总,最近怎么样啊? ”情绪低沉时,好死不死收到前同事的微信,感觉胸口发胀,喘不过气   仅仅两年前,除了顽疾尿路感染外,阿奋的状态完全是另一番天地。 那时他有 一个熠熠生辉的头衔: 风险投资人   那年月好似三国鼎立之前的乱世中原,有路子没路子野路子的,这二代那二代的,一窝蜂杀进风投一试身手。 阿奋的办公室在长安街某甲级写字楼里,与众多超重量级机构为邻,氛围高大上得令人心潮澎湃。 当时圈内流行的说法是“风投最接近造富的本质。 ”   作为投资经理,阿奋日常最重要的工作就是不停歇地沟通,与同事、创始人、同行沟通…他简历里的自我定位是People Person,擅于与人打交道能来事儿。 然而长年累月一屁股坐下几小时专注沟通,对尿意的敏感性下降,憋尿时间越来越长,尿路感染很快就找上了他。 但与想象中潜在的回报比,阿奋觉得这点健康代价不算事,庆幸自己挤入了一条创富快车道   刚入行第二年,IPO被证监会暂停,众多投资机构握有的股份无法兑现,退出通道受阻,加之募资困难,不得不歇菜。 这是风投行业的第一次低谷。 有人开始质疑在中国玩风投是不是早了点,市面上原本跃跃欲试者开始观望形势。 但阿奋的公司是少数几乎没有募资压力的幸运儿,因为资金大头来自国外一家著名的游戏商,他们可以专心聚焦在中国市场的项目筛选上   但折腾了两年多,来回接触、调研、参与了几个项目,包括社交平台、公众号营销、O2O…除了某个当年有点影响力的社交软件有后续名堂,其他项目基本都在B轮后戛然而止。 合伙人对投资经理们变了脸色   “压力越来越大。 因为和我们同期进入中国市场的外资风投大多有服众的业绩。 ”阿奋待着有点难受了,琢磨着跳槽   恰逢那时经过了上一轮洗牌,风投行业正在出现复苏迹象。 互联网行业周期性下挫被认为是瑕不掩瑜,市场尚有很多空白需要填补。 新机构争先恐后成立。 仅在基金业协会登记的就有两万多家,个体户面貌的项目掮客、天使投资人更是不计其数,看好风投业是真实的群体情绪。 阿奋这样有几年实操经验的投资经理跳槽不难。 在一个投资大佬推荐下,幸运再次降临,阿奋进了另一家知名外资风投,职级照旧,工资涨了30%   “两次见那大佬都凑巧穿了新皮鞋,所以走路有点踉跄。 大佬很关切,误会我腿脚不灵便。 不知道介绍新工作是否出于同情…”   当年曾有媒体鼓噪“80后风投高富帅榜单”。 不知因为什么机缘入榜者,转眼成了万众热捧的香饽饽。 仿佛有默契一般,这批通过受惠于媒体而扬名立万的投资“领袖”们,戴着光环,有的自立门户,有的跳槽去了更牛的机构,还有的大摇大摆上央视的投资选秀节目当评委,开始频繁指点江山,满嘴金口玉言,一时风光无两   乍一看,投资经理个人品牌的光芒大有盖过机构的态势。 中台后台都不如弄个明星投资人站在前台争夺吸引力、制造话题管用   阿奋与榜单里的两位有过交集,深知这帮人本质上和自己别无二致: 从未创过业做过买卖; 知识背景、能力边界和过往经历也高度类似。 到底是嘴把式还是真把式,本职工作以识人为主的圈内人士守口如瓶,看破不说破   “比如X爷就很典型。 处心积虑营造的氛围和故事让人觉得X爷太仗义了、太有眼光了。 点石成金指的就是他。 ”   X爷的品牌效应,让许多优质资本和投资项目迅速聚拢。 呼风唤雨或许夸张,但X爷热衷的项目类型,必有一大波跟风者追随   阿奋甚至觉得,有些所谓“风口”就是这样一批投资领袖生造出来的。 至少风口发展的节奏是受他们影响或操控的。 比如鼓噪得最凶的共享单车就是其中争议最大的天坑。 实际上,回头细品,X爷染指过的众多项目没几个修成正果的,主要的获利都依托下一轮接盘来实现   阿奋供职的新东家也适时在媒体推出各种洞察和评论,希望争夺一点话语权。 然而外资机构怎么闹似乎也弄不出本土机构的动静。 中国人只要意识到有钱可搞,放开了手脚,迸发出的力量举世无双。 外资机构有相对固化稳健的偏好,无论如何占不了上风。 相当程度上,他们的投资策略和方向始终在顺遂本土机构的变化,亦步亦趋   “什么社交网络、消费升级、共享经济…算了! 我都懒得历数那些年追过的风口、换过的赛道。 一般老百姓都耳熟能详了。 现在想想,整个圈子一点主心骨和定力都没有。 ”   在阿奋眼里,风投在中国早变了味儿,一阵风紧似一阵风刮得猛,圈内圈外都被吹得晕头转向,缺乏镇定的思考   那些年,各行各业都在自觉不自觉地谈论“互联网思维”。 大脑被互联网思维格式化了的创业者和投资人更以讲话爽利、带刺儿、激昂为荣。 一套套大词儿层出不穷。 人们普遍虔诚地信仰用资本砸出一片天地的路径是正确且正义的   “2VC,围绕创投的偏好,投其所好地创业的人为数不少。 说白了纯粹圈钱骗钱! ”   阿奋的言语刺激型精神障碍在那几年已有端倪。 他发觉自己一听到“独角兽”三个字就想吐   阿奋发现越来越多的投资人在谈论独角兽。 其实很多人不清楚“独角兽”其实是估值十亿美元的初创企业。 反正听着挺美好的,稍有眉目就冠名“独角兽”,几乎成了惯例   “我们那两年奖金挺丰厚的。 出去也特有面子。 真正尝到当投资人的乐趣与成就感主要是那两年。 人也有点儿飘。 ”   日子好过,妻子阿溪敦促阿奋抓紧准备生娃。 年纪再大几岁就该高龄产妇了。 阿奋也觉得熬了这么些年不敢要孩子,主要因素就是担心财务上难以为继。 如今心理上松弛些,干脆让妻子辞掉收入不高的行政职位,专心在家备孕,做两年全职太太   阿溪嫁给阿奋好几年,头一回敢挺直腰杆挽着老公进SKP买了个4万多的香奈儿手袋。 阿奋也把开了多年的POLO换成了奥迪A4。 看上去,当初改换门庭进入风投时想象的物质回报正在逐步兑现   阿奋也明显体会到社会上对风险投资人的评价越来越高,仿佛他们都是财富英雄、时代骄子。 自我介绍是某机构的投资经理,立刻能迎来各种或明或隐的巴结和靠拢。 阿奋的应对话术不得不老练圆滑起来。 为了不得罪人,那些看一眼就死的项目,他会对创始人说一句   业内潜规则偏爱熟人推荐的项目,希望借此省去部分信任成本。 有资格入围进一步考察,对于创业者而言是莫大的鼓舞与认可。 阿奋从中甚至领略到一丝“权力”的快感   “那时候,对我谄媚,希望能给机会考察项目的人实在太多了。 周旋于他们之间,心理上有种酸爽的乐趣。 ”   阿溪也觉得脸上有光,幻想起未来与孩子幼儿园家长交流时,可以自豪地说出孩子父亲的职业——风险投资家   各种猎头隔三差五骚扰阿奋,因为合格堪用的投资经理相当稀缺。 那个阶段,阿奋对上升通道相当乐观,坚信再干两年就有望升任投资总监。 再不济,凭借多年经验,也可以跳槽到大型国企的战略投资部当个负责人。 总之,他看不出有什么理由发愁   然而,在经济发展狂飙突进的时代,一切变化都那么猝不及防,形势逆转起来丝毫不由分说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行业周期性起伏,很多泡沫被挤出。 阿奋说不清这一次和2012年那次区别在哪里。 但整个社会风向的变化不难察觉,风投行业变得更加成熟规范,从业人员的素质和要求不断提高。 随着过去几年突飞猛进,互联网真正能聚拢财气的领域基本被占得差不多了。 资本越来越集中到真正优秀的机构和创业者手里。 全民风投的状况一去不复返。 绝大部分浑水摸鱼的机构根本活不下去。 有了大把闲暇,阿奋回顾过往,时常倒吸一口冷气   阿奋认为创业大气候已经完全不利于草根和小打小闹的项目。 不知不觉间,自己供职的机构也悄然开始末位淘汰。 阿奋不敢想象自己失去这份工作、脱离现有生活方式的场景,自我安慰也许自己依然会是个幸运儿   市场不需要那么多投资人,跳槽也变得艰难起来。 许多人开始转行。 当年进入高富帅榜单的人几乎没有幸存的。 头些年呼风唤雨的X爷更是彻底销声匿迹,几乎不再被提及   “我认识的那两个榜上有名的,一个跑去日本做民宿。 另一个不知发生了什么,隐居在海南好几年专玩冲浪。 最近再搜他消息,成了冲浪运动代言人了! 还有个国企风投经理,跑西部学Elon Musk造民营火箭。 ”   阿奋觉得匪夷所思。 这些人曾经在创业经验零基础时开始从事投资。 如今这般操作算回归常识,回炉补课吗   在惶恐与焦灼中又混了一年多,2018年春节刚过,阿奋最担忧的事情发生了——他被劝退了   所在机构不再遮掩裁员的现实,大刀阔斧砍到他的头上。 创投大环境全面紧缩,早已不仅是预测上的共识,而是残酷的现状。 创投业普遍大规模裁员,更有许多机构直接关张倒闭,就此退出江湖。 当初承诺的项目退出报酬一毛没有,根本没地儿说理。 N+3的补偿算是机构对他的仁至义尽。 阿奋浑浑噩噩地从爬向人生巅峰的半山腰跌落,摔得焦头烂额   以往媒体和公众的讨论里,创业失败者会被奚落、同情、复盘。 几乎没有人关注过那些被迫出局的职业投资经理   工作丢了,生活开始歪七扭八。 两个失业者在家大眼瞪小眼,越看对方越烦。 阿溪对这种落差和变故尤为无法理解,甚至激烈质问阿奋是不是工作上出了差错。 整个生活的设定一旦突然错位,全职太太的反应烈度更强,生娃的计划恐怕又要搁浅。 SKP再也没有心气去逛了。 阿溪被打回原 形,最多只敢网购一双不知名的国产靴子。 这样的降级待遇让阿溪抓狂。 阿奋有苦说不出,挨了这一闷棍,需要先喘口气定定神   失业的日子很难熬。 从高度疲劳、高压力的创投环境抽离后,整个人懈怠松垮了下来,身材迅速走样,与人们想象中的发愁消瘦不同,阿奋这一年多胖了起码二十斤   阿奋在精神状态略好时,依然会密切关注这两年的市场变化。 快手之类的短视频他当年也曾力主跟投,然而外资机构对中国市场的洞察棋差一着。 如今最风口浪尖的网红代言电商,在他看来和以前的“一年一阵风”区别不大   “2015年的在线教育特别火。 记得吗? 现在你再看看,那时候成立活到现在的有几家? 我看现在的网红电商结局也差不多。 ”   “市场的创投之所以频繁追逐风口,根子还是出钱的人,求快求大的高净值人群和一哄而上的传统企业没什么耐性。 ”   即便身处圈外,对市场现状横挑鼻子竖挑眼,阿奋自察心里依然有一簇小火苗。 他觉得自己依然正当年,市场总有回暖的时候,回归风投并非遥不可及   “这一轮寒冬确实长了些、残酷了些。 不过我除了会操盘创业投资,还能干什么呢? ”阿奋格外期待2020年能出现转机   “为了将来回归职场,我得有个好状态。 此外,尿路感染也不利于要孩子啊。 ”走出低谷之前,他暗下决心,先愈疗上一段风投职业经历带给自己的身心创伤通宝棋牌 通宝棋牌app 通宝棋牌手机版官网 通宝棋牌游戏大厅 通宝棋牌官方下载 通宝棋牌安卓免费下载 通宝棋牌手机版 通宝棋牌大全下载安装 通宝棋牌手机免费下载 通宝棋牌官网免费下载 手机版通宝棋牌 通宝棋牌安卓版下载安装 通宝棋牌官方正版下载 通宝棋牌app官网下载 通宝棋牌安卓版 通宝棋牌app最新版 通宝棋牌旧版本 通宝棋牌官网ios 通宝棋牌我下载过的 通宝棋牌官方最新 通宝棋牌安卓 通宝棋牌每个版本 通宝棋牌下载app 通宝棋牌手游官网下载 老版通宝棋牌下载app 通宝棋牌真人下载 通宝棋牌软件大全 通宝棋牌ios下载 通宝棋牌ios苹果版 通宝棋牌官网下载 通宝棋牌下载老版本 最新版通宝棋牌 通宝棋牌二维码 老版通宝棋牌 通宝棋牌推荐 通宝棋牌苹果版官方下载 通宝棋牌苹果手机版下载安装 通宝棋牌手机版 通宝棋牌怎么下载

    相关推荐: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广告
    广告

    网站首页 - 国内 - 国际 - 产业 - 宏观 - 公司 - 体育 - 评论 - 人物 - 投资理财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联系客服QQ:379144319 官方微信:weixin8888 服务热线:weixin8888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通宝棋牌游戏官方版—注册平台 通宝棋牌游戏官方版—注册平台 通宝棋牌游戏官方版—注册平台 通宝棋牌游戏官方版—注册平台 通宝棋牌游戏官方版—注册平台

    Copyright © 2002-2019 通宝财经新闻资讯网 版权所有网站Sitemap|导航地图